近年来在期货影响下猪价均值波动范围减小

  2019-2020年中国猪肉供应受疫情影响预计供应缺口将进一步扩大,后期将进一步推高中国猪肉价格,而中国从尚未发现疫情的美国大量进口猪肉,则将进一步拉动美国猪肉价格走势,CME瘦肉猪期货成交量和成交价有望再创新高。美国因暂无疫情有望成为中国猪肉进口首选。在中国猪周期带动下,预计2019-2020年美国猪价将持续上涨,高度有望逼近2014年高点133.9美分/磅。后市美国猪价或能再涨60%以上。

  美国是世界养猪生产大国,生猪存栏数和猪肉产量都仅次于我国,居世界第二位。20世纪90年代,美国生猪生产连年下降,进入21世纪后,生猪存栏有所回升,养猪行业每年直接为美国创造75.5-80万个就业机会。

  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生猪生产国,其猪肉产量占全球的产量的51%,近十年中国生猪养殖规模程度随显著提升,但年出栏500头以生猪占总出栏量仍不足50%,猪价周期明显。1998年至今中国猪价已经完整出现5个大周期,其中2006至今三个大猪价大周期的上涨周期中,中国进口猪肉均出现大幅上涨,并带动了全球猪价上涨。

  从周期时间角度来看,美国在规模化进程中,猪周期整体时间被拉长。在美国生猪规模化快速扩张期,平均每轮猪周期时间为4.5年,而在规模化深水期,每轮猪周期时间平均长达5.7年,而2008-2015年周期时长已超7年。从价格波动幅度来看,美国生猪规模化进程并未使得猪价波动放缓。

  美国猪价周期波动主要是在生猪规模化变化、产能波动、疫病、环保、经济、替代品等因素影响下产生,其中十几年来。中国的猪肉缺口及进口量对美国国猪肉现货及CME猪肉期货价格影响显著。

  美国CME瘦猪肉交易作为全球的猪肉价格风向标,价格走势直观反映了全球猪肉贸易、供需状况。美国生猪行业普遍利用期货工作管理风险,从生猪现货贸易额与瘦肉猪期货的交易额之比看,期货交易额一般是现货交易的10-20倍,呈现较好的水平。美国生猪行业的现货能够与期货形成比较好的互动关系,美国生猪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波动形态基本一致。

  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生猪生产及消费国,其生猪生产和进口情况对全球猪肉价格影响明显,一般情况下中国猪价进入上涨周期均在较大程度影响了全球猪肉价格上涨。

  美国活猪进口量在1995年至2007年间有大幅增长,出口量则在此期间保持周期性大幅涨跌,在2008年H1N1疫情的影响下,美国生猪进出口量均有大幅下滑,之后逐渐趋向于平稳。近十年美国活猪以及猪肉进出口贸易变化并不大,2018年美国活猪出口5.7万头,进口562.5万头,2017年美国猪肉出口255.1万吨,进口50.5万吨。

  从历史周期看,猪价周期时长逐渐拉长,规模化程度越高,补栏或淘汰以及产能建设的周期将更长,因此整体来看生猪产能发生变化所需的时间更久,猪周期历时拉长。而从价格波动幅度看,2000年后美国猪价最大波动幅度较规模化快速扩张期大幅下降,但猪价波动依旧较明显,在1999-2016年三轮猪周期中,价格波动幅度分别为81%、81%和130%,均值为97%,猪价波动并未出现平缓趋势。

  回顾中国历年猪肉进口情况,当国内猪价处于上涨大周期时,由于内外价差拉大,猪肉进口量出现较明显增长,2016年猪价高景气时中国进口猪肉出现激增160万吨(仅冻肉)。

  从中国猪价走势和美国养殖成本对比来看,以当前汇率(1美元=6.71人民币)估算,2015年以来美国生猪养殖成本保持在10元/公斤以下,2015年及2017年中国平均猪价和美国成本价差在5元/公斤左右,2016年达到9元/公斤,扣除关税运费等,美国向中国出口猪肉利润仍较可观。

  美国生猪养殖规模化进程可分三阶段:(1)养殖场数量的急剧缩减(2)养殖场兼并重组,场均存栏快速提升(3)规模化速度减缓,但大规模养殖场,以及出栏比重仍在上升

  CME的瘦肉猪期货给美国生猪行业提供了未来的价格指导和参考,生猪的养殖和生产企业很早的商定了合同价格。养殖户和生产者可以按照此价格来安排生产、调整产量,加工和消费者通过套期保值也完成了风险的转移。近年来在期货影响下猪价均值波动范围减小。

  美国生猪养殖在规模化发展过程中,猪价也存在周期性波动,而且历史上的猪价波动比较大。从维持时间和价格波动幅度看,美国生猪产业因其规模化发展,虽然猪周期依然存在,但每一轮周期维持时间在拉长,因此猪价波动的频率降低,且价格波动在减弱。

  2016年2季度中国猪肉创下了该周期高点,刺激了大量的猪肉进口,推动了CME猪肉期货价格从50美分/磅左右飙升至90美分/磅水平。2018年以来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且2018年中国国内供应过剩猪价大跌,中国从美国进口的猪肉在2018年下降了47%,至2.96万吨,CME猪肉期货价格也大幅下跌。2018年8月份后中国爆发非洲猪瘟,市场担心中国猪肉供应缺口,CME价格猪肉期货价格大幅上涨。2019年春节后,中美贸易关键环节,美国农业部发布周度出口中国猪肉创新高影响下,CME猪肉期货价格再次飙涨,3月15日单日涨幅超15%,创历史当日最大涨幅,2019年3月以来,CME瘦猪肉期货主力合约1904价格已累计上涨逾50%,8月、9月的合约价格甚至一度冲破100美分大关,为历史罕见水平。

  

近年来在期货影响下猪价均值波动范围减小

  1970-2000年美国生猪规模化快速扩张,虽然1980年能繁母猪存栏达到顶峰964.5万头后开始逐步收缩,但由于养殖技术水平和效率提升,1970-2017年美国平均窝产仔猪数由7.2头提升至10.6头,生猪出栏规模仍保持增长态势,在1970-2017年母猪存栏量降低32%的情况下,美国生猪存栏量反而增长27%。

  近年中国猪肉消费量在5500-5700万吨左右,国内猪肉产量5400-5550万吨,猪肉供应缺口约300万吨,而海关猪肉进口量在100-150万吨范围内,还有相当一部分猪肉通过走私进入中国,当中国国内猪价出现明显上涨时,巨大的内外价差进一步加剧猪肉尤其是猪杂碎的走私现象,从而对国际猪肉价格产生拉动作用。

  1998-2017年,在美国生猪养殖规模化快速推进期间,头均盈利能力并未较之前出现下滑。2004-2017年,2019年中国进口猪肉数量或创新高,折合0.06美元/公斤。

  

近年来在期货影响下猪价均值波动范围减小

  折合0.01美元/公斤。其中美国出口至中国猪肉数量将出现爆发性增长。价格平均波动幅度达76%,投入产出比位于1以下,1998-2003年,而在1999-2017年美国生猪养殖平均盈利2.71美元/美担,预计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从盈利的角度看,未来进一步上涨空间在60%以上。

  当前中国生猪存栏仍呈现下降趋势,布瑞克预计3月全国生猪及母猪存栏同比下降超过25%。预计5-7月份生猪存栏达到下降最大值。全年生猪产量下降20%。综合评估2019年生猪2季度全国均价有望阶段性突破20元/公斤,全年有望阶段性达到25元/公斤,2019全年生猪均价有望达到16-18元/公斤。

  美国养殖业规模化的快速推进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生猪养殖技术的不断提高。生猪养殖产业规模化的不断发展同时促进了养殖分工专业化的推进。

  中美贸易关系缓和,欧洲、加拿大难满足中国猪肉进口需求,据预测,中国2019年进口美国猪肉的数量将创新高,达到30万吨,比2017年增加81%。我国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猪肉生产量为5404万吨,约等于美国产量的五倍。若中国从美国采购其产量1%的猪肉,即54万吨,对美国猪肉产量的影响约为5%,将大幅影响美国生猪价格,美国猪肉期货的价格也将继续显著上涨。不过,反过来,美国进口猪肉并不能凭借一己之力影响中国市场上的猪肉价格。美国并不是中国最大猪肉进口来源国,中国也不是美国最大猪肉出口国。从美进口猪肉量相较国内猪肉消费5841万吨的总量偏小,难以明显影响国内生猪及猪肉市场。

  近十年以来,美国生猪存栏和出栏总体保持上升的趋势,受到2008年H1N1疫情的影响,2009-2010年生猪存栏和出栏均有所下滑,到2012年有所恢复,分别为6626万头和11316万头,占全球比例分别为8.3%和9.2%。2014年再次下滑,分别降至6477万头和10688万头。由于全球生猪供求关系偏紧及饲料原料价格下跌,养殖利润好转,2015-2018年美国生猪存出栏量保持回升,2018年美国生猪存栏7345万头,出栏12499万头。USDA预测,2019年美国生猪出栏将达到13040万头,生猪存栏为7575万头。

  

  刺激了全球猪肉出口,美国CME瘦猪肉期货主力合约价格的累计涨幅已超过50%。价格平均波动幅度达97%,美国生猪投入产出比基本在1以上,中国国内猪肉缺口,而在1999-2016年3轮猪周期中,并未出现平滑的趋势。美国猪价将持续上涨,规模化进程的推进并未对于美国猪周期平均养殖盈利造成太大影响。在1981-1998年4轮猪周期中,生猪养殖平均净利率处于较为合理水平。行业平均盈利达0.48美元/美担,3月以来,美国生猪养殖处于漫长的小幅亏损状态。